查看更多

町戈

【韩叶】守林人

*略有ooc,抱歉orz

--------

        脚下踏过的林地发出落叶被挤压的清脆的声响,原处落日的余晖斜照进这片地处边远的林子,给高处的树叶镀上一层短暂的暖。即将立秋的日子里山林逐渐陷入了沉静,没有了夏日里如同空气般一直存在的蝉鸣,从林子深处时不时传来的动物的叫声让周围显得更加沉寂。      

      调整了一下跨在身上的猎枪的位置,韩文清抓紧了脚下的步伐,现下天黑的早,他必须早点赶回他护林人的小屋,免得碰上一些夜间出来觅食的野兽。

      熟门熟路地穿过几片杂乱的林地,回到房子的男人卸下了身上的装备,放松了身子叹了一口气,整理好一切并简单地解决了晚饭问题后,韩文清决定今天早点休息。

      这片林子所属的山地离Q镇并不远,是一个被Q镇镇民们视为神山的存在,这里小镇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这座山头里面住着一位神明,就是这位神明一直在保护着Q镇镇民安居乐业,而Q镇中则有一个大家族,他们的子民世代背负着守护这座山林的使命。

      这是韩文清作为守林人的第一年,他们的工作会有固定的时间以不同家族成员进行轮换,所以即使这份任务在他人开来实在略显得枯燥,但他并不觉得有何辛苦,相反的他十分热爱这项工作,并且从中得到了不少生活的经验与乐趣,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待事情都认真坚定,并义无反顾地前进着。

      在床铺一边坐下之后,韩文清抬手捏了捏眉心,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今天感觉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摇了摇头想要放空此时有点混乱的脑子,熄掉了照明之后便马上躺回床榻准备休息。

      夜深十分林子里下了一场雨,声势不小,雨点啪嗒啪嗒地打在窗户上,不算吵闹,可躺在床上的韩文清却猛然间清醒,一个翻身坐起来动作尽量地轻,然后仔细地聆听周围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在屋外。

      内心的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韩文清,现在这间屋子的门口,有一些不同以往的东西存在着。从枕头底下摸出防身的匕首抓在手里,守林人放轻脚步向门口靠近,在靠近门板的地方停顿了一会做了一下调息,韩文清紧了紧手里的武器,慢慢打开了房门。

      是一只狐狸。

      大概是为了躲避这忽降的大雨,它身上的皮毛在奔跑中沾上了一点泥土,但即便如此却也挡不住这狐狸本身靓丽的毛色,些微的月光撒在它的身上,泛出一片漂亮的银灰色。像是感受到了身后的异动,狐狸突然站起身,尾巴一扫就撒开腿往屋子里钻,奇怪的是韩文清见到了也并不阻止。他觉得他一定是魔怔了,在看到这只狐狸的一刻,对上它转过头来面向他的黑亮的眸子,竟觉得内心涌上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本能的认为这狐狸对他并没有攻击性,所幸也就放这个小东西进屋躲雨了。

      这狐狸该是在山林深处待惯了,也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这边来,也不此时瞪视着它的目光,在房子里晃了几步之后很自然地就跳上了靠着窗户摆放的一处柔软的高地窝起来,眼睛闭上,就要这么陷入梦乡了。

      那是这间屋子主人的床铺,上面还保留着韩文清躺了大半夜留下的体温,蜷缩在自己尾巴里的狐狸靠着这处温暖舒服地抖了抖耳朵,似是完全感受不到屋主人瞪着它的眼神里快要释放的怒气。

   “起来。”韩文清走到狐狸跟前俯视着它,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人话,对着那团在一起的银灰发出了命令。

      没有人理他。不过这是当然的,韩文清突然对自己刚刚有些愚蠢的行为有些懊恼,光说肯定是不行,他决定直接上手。没想这狐狸看似一副随意又懒散的模样,反应倒是机灵,在韩文清的手伸过来还没抓到它的时候,猛然间起身窜起几步就跳到了不远处的桌子上。继而又用刚才的姿势用尾巴把自己盘起来,缩在里面,这时眼睛倒是没有闭上,而是睁开和转过头的韩文清对视着。面对着韩文清一副火山即将爆发的黑脸,狐狸无动于衷,反而抬起头来,眼睛微眯地盯着对面的人。不知道为何,韩文清居然从狐狸的脸上读出了一丝嘲讽的神情。

       他今天一定是太累了,韩文清这么不断地自我安慰着,任那只狐狸卧在他的桌子上重新闭上了眼睛,他将匕首塞回枕头底下,掀开被子就躺回了床上。

       这一夜就这么状似平静地度过。

       第二天天明十分韩文清已经转醒,下意识地看向一边的木桌,果然看到一只银亮皮毛的狐狸盘成一团正在休息,身子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安静的模样让人不禁想伸出手去抚摸一把,完全想不起昨晚那霸占人床铺还摆出嘲讽表情的无赖样子的就是眼前这货。

       居然不是梦…..韩文清觉得有点头痛。所幸这只小狐狸也不像他之前见到的那般爱惹麻烦,大多时候也还是表现的乖乖的,让韩文清原本想要一早就把它送回山林的心思也淡了不少,虽然这货明显着要赖在这的模样实在让人想眼不见为净。罢了罢了,就让它这么待着吧,屋子里多个活物也没什么不好的,男人这么想着。

       一来二去的一人一狐倒也是处的熟络了起来,韩文清时不时地会带多一份食物回到屋子,把狐狸的那一份甩到它的跟前便吃起了自己的东西,而这时那小狐便会从它桌角上的固定席上窜下来,叼了食物就往韩文清的方向走去,蹲坐在男人的身旁也开始吃起来,这画画看起来还算是和谐,除了每次吃完之后狐狸睁着那黑亮的眸子露出的那疑似嘲讽一般的表情之外。

       就这么稀奇古怪地过了快一周,再一次在天明十分睁眼的韩文清往桌边看去时,却捕捉不到那熟悉的银灰色身影。翻身起来寻找了一圈,看到地上一串不久前留下的动物蹄子印直指向房门,房门是锁着的,但这会不知怎么地却被打开,透过房门一缕清晨的阳光照射了进来,一切安静地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它走了,是回山里了吧。回去了也好,总不能一直待在我这,韩文清这么想着,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

      之后的日子便如以往那般平静的度过,每天做着他守林人该做的事情,轮换时回到镇子里补充些物资,然后又回到那山边的小屋里去。本以为段有点莫名的经历就这么过去了,哪想半年之后,一个没什么事情发生的平淡的夜晚,那只银灰的狐狸又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那它曾经一直占据的桌角边上。

       再次见到这货时韩文清有些惊讶,神情不自觉地一愣,这样子自然没逃过狐狸的眼睛,它眯了眯眼,就像之前那般,嘴角微扬,露出一个略显诡异的嘲讽表情来,不得不说,韩文清每次见到这个样子的狐狸,总觉得他就像真的看到了一个人站在他面前,对着他这么似笑非笑。但是,他并不觉得十分讨厌。

       再之后每隔半年的时间,这狐狸都会在深夜跑到韩文清的屋子里,待这么一周之后又消失无踪,不知跑去哪,韩文清从没在林子里见过它,所幸也不去管他,渐渐地他便也熟悉了和这个神出鬼没的小动物的奇怪的相处。这一来二去,日子就这么平淡无波地过了下去。

       天色渐晚,踏着落叶穿过几片林地再回到自己的小屋中,一切都和平日里别无二致,这已经是韩文清作为守林人在这座山林里待的第十年了,这周本是一直以来那狐狸惯常会出现日子,然而回到了屋子里,这个房间里只有韩文清一个人,见不到那银灰色的身影。

       狐狸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

       自从三年之前,林子来了一拨偷盗者,在山林里肆意盗猎动物,在他们准备翻过山头带着货物逃走时,被韩文清和他的家族里的守林人同伴们一同制住,押遣回镇子里处置,同时把这伙人私自抓捕的林子里的动物们重放回山林,当时的韩文清看的很仔细,里面并没有一个有着银色毛色的小狐狸在里头。

       可是自从那次之后狐狸再也没有来过,想到这,韩文清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觉得心头堵得慌,再看不到那懒散地盘在他桌边的那团柔软,也没有谁会蹲坐在他身旁吃完东西后再对他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不到那黑亮的眸子盯着自己看,韩文清突然觉得一阵心底一阵空落落。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的时候韩文清惊了一下,随意扶着额头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这是感到寂寞了么,竟然会对一直迷一样的狐狸产生这种想法,实在是太不像自己了。他摇了摇头,想要抛除这杂乱的思想,所幸今晚就早些休息吧。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韩文清脑子里鬼使神差地浮现出了那一抹熟悉的银灰。

       在杂草丛生的山林道里,韩文清抬头看了看天,事实上线下四周已经一篇漆黑,只有一缕微弱的月光照亮着周围的情景,往常这个点韩文清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可是今天却不一样。在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林子里,他迷路了。找不到曾经走过一遍又一遍的林路,耳边是一声声断断续续的细小虫鸣,林子里突然开始起雾,迷住了远处的景色,只留眼前的一小片清明。“啪——”一声,身后传来树枝被踩断的清脆响声,韩文清抓紧了随身携带的短刀武器,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回过了头,却对上了一双黑亮的眼睛——

       属于人类的眼睛。

       看到韩文清转过头来后,那眼睛的主人嘴角向上微扬,对着眼前男人露出一个有点欠揍的嘲讽表情。那微眯的眼神像极了某个熟悉的事情。

       韩文清从床上猛然睁开了眼。

      一个梦。是的,他睡前想着那消失了好些年的狐狸入睡,居然在梦里梦到了它,准确来说是“他”,一个拥有这人类身体的它。但其实,这已经不是韩文清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自从狐狸消失之后,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碰到相似的梦境,每次都会在看到那双黑亮的眼眸之后醒过来,虽然从未见过化成人形的狐狸,但韩文清却一眼就认出了那双眼睛,从那黑亮的眼睛里能映出他自己的身影。他怎么也无法忘却这双眸子,和这眸子的主人,在不知不觉中搅乱了他的心绪。

       从床上坐起来,韩文清不知怎地睡意全无,外面的天仍是黑的,他翻身下床,内心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带动着他走出屋子。韩文清直觉,他一定会遇见什么。

       穿过几片林地,踏着地上的落叶,仿佛又回到了梦境之中,还没走几步,韩文清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背靠着树站着的男人。此时正面向这他,眼睛眯起来朝他笑笑,微弱的月光撒在他的身上,白的亮眼。韩文清忽然想起Q镇人说起的,关于这座山的神明的传说。

       像是知道眼前人在想什么一样,靠在树旁的男人直起了身子,伸出漂亮纤细的手指指了指自己说,“不是吧,这就忘了我了?哦,忘了说了,我叫叶修。”

     “韩文清。“简短地说了下自己的名字后,韩文清朝前走了几步,皱起了眉望向叶修,”你就是那只狐狸?“

     “你以为呢?天啊,和你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的我居然就这么被遗忘了,老韩,你真是个忘情的男人。“

       看着叶修那微眯起的双眼和一边轻勾起的嘴角,韩文清突然觉得太阳穴一阵突突地跳。是了,就眼前这人这表情,和那只狐狸简直如出一辙,说不是一个人就有鬼了。

    “听说我走了之后你一直梦到我?啧啧啧想不到啊想不到。“叶修突然走上前来,伸手正面环住韩文清的腰,抬头看着他,果不其然地感觉到男人身子猛的一僵。

   “你这是咋了,害羞?看不出来你还会害羞啊。“叶修用那双黑亮的眼睛直勾勾地韩文清的脸看,”说吧,是不是特别想我,想就直说嘛,难道你是个特别闷骚的……唔!“

      总是被撩拨着走的也不是韩文清了,在确定了一切之后他只想让面前的这个人闭嘴,索性一手按了叶修的后脑一手搂了人腰往自己怀里带,低头便覆上了那双还在开合个不停的唇。

      彼时的月光如同往常一般带着一股朦胧的亮意撒在两人的身上,四周一片寂静,断断续续的虫鸣和一些动物们的声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只剩林子里那搂抱在一起的两人还在忘我地纠缠。

      守林十年,守出一个对象,这么想想好像也不太亏嘛。

 

-Fin

--------

*没什么逻辑大家随意看看就好orz.......


评论(8)
热度(31)
©町戈 | Powered by LOFTER